SaltCanyonia

唯独你双手握得碎我。
Ich weiss nicht , was soll es bedeuten , Dass ich so traurig bin.

以一种你式的一吻定情


他偶尔偷窥朴正洙过于瘦削的脸。

视线越过手机屏幕,隔着吵闹杂乱的T字头女团新歌,以一种看似端正的姿势俯在桌上的朴正洙,手指间夹着的原子笔一顿一顿,在台本上划出飘忽的曲线。

是睡着了,嘴角的弧度收并起来,那颗酒窝也无处可寻。

他这样看了一会儿,眉头额角偷偷震动,一些关乎爱的,恶意的,厌倦的,甚至委屈的氛围拥挤在身体里,终于在适当的时机伸过手,将将托住了对方猛地磕向桌面的下颌。

“喂,”他朝着那双收敛着苦涩水滴的困倦眼睛说道,“你爱我吧,朴正洙。”

完全中了贴吧文的毒…。

狂嗑一天suju综艺之后觉得朴正洙真的,哇,夸张的主持病和标准微笑,加上吵架的时候,“我只有你了。”

83太好嗑了吧!!!

暴躁坏脾气直男x很会忍又有点神经质的滥好人性格

另外这两位也说过长长久久这句话,我真的痛哭流涕!!!

lof怎么评论都吃啊,我无处抒发我日晕朴正洙的心情!

我真的想跪下求求自己不要嗑邪教了,这世界上或许除了我还有人嗑澈特/海特的吗?

我无语凝噎!

Your hands were ice within the fire,
And it burned like poison rain.

And the waves that toss my breath,
The stars the moon in flames.

吴世勋也不是头一回穿这道里弄,只是往常一向亮着的那只灯泡不知怎么熄了,他慢吞吞在和黑暗里走,羊毛围巾被呼出的热气浸得湿漉漉的,有点扎鼻子,那双东洋人送来的皮鞋也刮蹭下来一块漆,很狼狈的样子。

他这样磨蹭着,弄口停了许久的车终究不耐烦了,响起一声闷闷的喇叭,大概只揿了一半,车门就打开了,下来的人模模糊糊一道瘦长影子,在昏黄的,昏黄的光线下,朝他勾了勾手指。

吴世勋感到心脏猛地一跳,好像有一只小手在拽他的胃,往下轻轻地使劲,湿漉漉的声音在他脑袋后面打转,去呀,去吧,走嚒,有什么不好。

想必是皮鞋不听他差使,自顾自就携着他往前去了,几乎是小跑的,一点骄矜也不剩,憨憨地摔进人家怀里,耳朵即刻红了,被那个不太收敛的笑声越烧越热,他皱着眉头生气,倒是朴灿烈拿大衣将他一裹,就抵在车门上亲,又凶又重,亲得他手指尖都不敢乱动,牢牢抓在哥哥背后一小块厚实衣料上,生怕站不住,生怕站的太住了,在这里就求人家干他。

Fuck Whales.

Hephaestus/El Dorado

Aeolus/Black Pearl

" Then that boy appears,
Humming and chatting about HIS music. "

真是迷人。